您好,歡迎訪問康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網站!咨詢熱線:400-1515-433
聯系我們


健康熱線:400-1515-433

座機: 028-65788373

傳真: 028-65788373
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四川省高新區孵化園德商國際A座1002

經濟觀察網-還原熊膽之爭

發布日期:(2016-10-17)   點擊次數:565

這場漫長的爭斗可能沒有贏家。

中國一味已經流傳千年的中藥——熊膽,正在持續受到動物保護組織的抗議,熊膽行業的龍頭企業福建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歸真堂”)登錄資本市場的嘗試,亦屢次受阻。

2016年7月,全國人大通過的新版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或許給歸真堂這樣的黑熊養殖企業帶來希望。其第二十九條規定:利用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,應當以人工繁育種群為主,有利于野外種群養護,符合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,尊重社會公德,遵守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。野生動物及其制品作為藥品經營和利用的,還應當遵守有關藥品管理的法律法規。

激進的動物保護組織

對于像歸真堂這類主營業務為熊膽制藥企業,一些動物保護組織采取“趕盡殺絕”的斗爭策略。除了在資本市場上不斷向監管部門發送抗議信,還召集了明星為其呼吁抵制“活熊取膽”,最終的目標是讓企業放棄養熊。

“一些激進的抗議者,跑到我們企業門前抗議。”歸真堂的一位員工向經濟觀察報記者描述,抗議者選擇在歸真堂的連鎖店、企業工廠前打出標語,呼吁抵制熊膽制品,干擾企業正常運營。

歸真堂所受動物保護組織攻擊達到白熱化,以其2011年申請創業板上市為標志,2011年2月,獲得合法養熊許可的歸真堂向中國證監會遞交了IPO申請書。

隨后,麻煩接連而至,動物保護組織不斷找上門來。其中又以亞洲動物保護基金會(下稱“亞基會”)和北京愛它動物保護公益基金會(下稱“它基金”)最為突出。

總部設于香港的亞基會之工作重心,就是保護黑熊,反對“活熊取膽”。根據其官網上公布的財務報告顯示,2012年亞基會在全球一共募集到 868 萬美元的資金,中國和越南的黑熊救護和相關工作資費占 629 萬美元總項目支出的 85%。

由媒體人發起,2011年成立于中國北京的它基金,官方網站的首頁彈出內容,就是與黑熊保護計劃相關:“快!為黑熊奔跑”。在歸真堂2015年底申請新三板掛牌的過程中,它基金通過不斷提交抗議函,組織志愿者實地調查,最終使全國股轉系統(新三板)在4月初終止對歸真堂的審查。

它基金于2016年5月13日通過官微頭條表示:“新三板向我們發來通知,確認歸真堂掛牌申請終止審查,但事情還沒有結束。只要活熊取膽還存在一天,我們終止它的努力就不會停止。”

主要的反對者——曾在亞基金任職,現任它基金秘書長張小海曾經公開表示:“西方國家從來就沒有養熊場,他們不相信中醫,也就不會去弄熊膽,長期以來西方國家的媒體和公眾都知道中國有養熊場,都持強烈反對態度。亞基金是由英國人創辦的基金,代表了西方觀點,希望淘汰養熊業。”

關于“活熊取膽”的描述上,無論是亞基金、它基金,都使用了黑熊穿著鐵馬甲、被關在籠子“活體取膽”、表情十分痛苦的圖片。這樣的圖片通過傳播效應放大,使得社會公眾和媒體輿論一邊倒地支持動物保護組織,同時也引發了公眾輿論。正如它基金在官網上所言:“我們由媒體人發起。我們善于傳播。我們相信傳播能夠帶來改變。”

而在福建惠安縣歸真堂的養熊基地,經濟觀察報實地調查后發現,“活熊取膽”的過程,動物保護組織可能放大,并凸顯“活熊取膽”這一過程的“殘忍”。

歸真堂基地內人工養殖的子代黑熊(多為子二代、三代),技術人員通過蜂蜜拌和物,將成年健康黑熊從籠子里引出,黑熊趴在鐵架子上食用蜂蜜,技術人員通過導管,通過黑熊身上“人工造瘺”的創口將膽汁引流。整個過程只有短短的五分鐘,黑熊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,取膽汁的過程比奶牛擠奶的時間更短。

在動物保護組織的傳播下,歸真堂這家獲得國家合法養殖資格的熊膽制藥企業,已然深深陷入輿論漩渦之中。

在經濟觀察報歷時三個月的調查采訪過程中,極少有官員愿意為企業擺明態度,盡管企業合規守法,只要提及“活熊取膽”四個字,官員往往避之不談。

熊膽引流爭議

1996年,國家林業部出臺《黑熊養殖利用技術管理暫行規定》,要求養殖企業必須使用“無管引流”技術采集熊膽。

在提取熊膽這味傳統中藥的技術上,中國、日本、韓國已經拋棄了一千多年以前“獵熊取膽”的方式,但也并非如動物保護基金所描述的那樣,通過給“黑熊穿上鐵馬甲,打抗生素,安裝吊瓶的方式抽取膽汁。”

“我們用的是人工造瘺。”2016年5月,經濟觀察報記者在歸真堂位于惠安縣的養熊基地調查時,歸真堂總經理邱麗萍表示,目前所有的黑熊都是采用人工造瘺的方式引流膽汁,“對黑熊基本上沒有什么影響,外表也看不出來,創口被黑色的皮毛覆蓋,要專業的技術人員才能知道在哪里。”

黑熊的“人工造瘺”引流膽汁的技術,源于人類的膽囊造瘺外科手術,通俗的說,就是將熊膽與皮膚表層相連,造成熊膽囊瘺管,定期接取膽汁,并凈?膽汁制成熊膽粉以供藥用。

盡管“人工造瘺”仍然是“活熊取膽”,但還沒有證據表明這種方式會對黑熊健康造成影響,歸真堂養熊基地的技術人員介紹,年齡最大的人工造瘺黑熊已經超過20歲,相當于人類的50歲。

作為熊膽入藥的龍頭企業,雖然歸真堂不斷改進取膽技術,并將黑熊園區向媒體和公眾開放,但它基金、亞基金等動物保護組織沒有停止對企業“趕盡殺絕”的斗爭策略。

在人工造瘺取膽這件事情上,專家的觀點也分裂為兩派。

原國家首席獸醫師賈幼陵認為,“你給膽囊造個開口,幾乎百分百都要激發膽囊炎。”

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在關于熊膽之爭中,一直堅持他的觀點:目前熊膽入藥尚無替代品,要在保護動物的基礎上加以開發利用。

經濟觀察報記者尋訪了中醫藥事業國情調研組執行組長陳其廣博士,陳其廣表示,動物入藥是中國千年傳統,也是中藥的精華,熊膽能夠拯救肝膽科危重癥患者,在中醫臨床應用上確有療效,因此在動物權利和人類權利比較下,應當以人類的權利為先。“此前不久的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,習近平主席也強調,要著力推動中醫藥振興發展。”陳其廣表示,我們國家國情特殊,西藥被西方制藥巨頭壟斷,價格昂貴,只有價格便宜的中醫藥,才有可能實現我們全民醫保。

一方是動物保護基金組織和被煽動的社會公眾,一方是中醫藥官員與中醫藥專家。熊膽入藥在抗議者的聲浪中艱難前行。

在2012年4月28日,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動物委員會主席Robert W G Jenkins AM和秘書長Eugene Lapointe對中國養熊業出具的一份書面說明顯示:“通過自我循環的黑熊圈養獲取膽汁,并用于傳統醫藥,是協調利用野生動物資源的代表性范例,確保中國一項重要文化傳統得以維繼,并促進中國以及世界各地野生黑熊的保護”,這是目前最為權威的野生動物保護組織所下的結論。

如果人類可以把黑熊家畜化,那么該種動物的族群應該是顯著增加,而非減少,類比豬、牛、羊等大型哺乳動物。

保護悖論

野生黑熊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,在我們國家,主要分布的是亞洲黑熊。新的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給歸真堂這樣的企業帶來希望:在保護的基礎上,合理利用野生動物資源。

而如果野生動物保護組織最終成功:歸真堂這樣的黑熊養殖企業終止“活熊取膽”,那么目前歸真堂在惠安基地的1000多只黑熊(全國養殖的黑熊在5000頭以上),很可能加速走向它們生命的終點——死亡。因為沒有任何地方政府、動物園、公司和動物保護組織能夠接納如此數目龐大的黑熊群體,保證黑熊數十年的生存,保證黑熊的繁衍與存續(按照動物保護組織的邏輯,黑熊也應該有繁衍后代的權利)。

“我曾經賭氣地想過,把這些黑熊全部交還給政府。”歸真堂第二代掌門人、總經理邱麗萍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但是人工繁殖的子二代、子三代、子四代等等黑熊,早已喪失了野外生存的能力。

如果放歸野外,等待這些已經家畜化的黑熊就是死亡;交還給政府,也沒有政府或者動物園能夠接納1000多頭人工養殖的亞洲黑熊,它們每年的飼養成本就相當驚人。“這就是一個悖論。對于人工養殖的黑熊,每天喂給它們食物,關在籠子,人工引流膽汁,就是不好;而把它們放歸森林,失去野外生存能力最終被餓死就是善待動物嗎?”陳其廣博士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候表達了上述觀點。

一些設在境外的動物保護基金組織,屢屢以中國不善待動物,中醫對動物殘忍剝削利用為由,利用國際影響力攻擊中國政府,并且迫使中國政府就范。比較經典的案例包括:大象、犀牛、虎骨、麝香。

在象牙貿易中,實際上對大象的保護禁令反而推高了象牙的黑市價格。按照西方經濟學供給與需求理論,保護禁令導致象牙黑市價格達到一個難以企及的高價之后,人類往往會不擇手段(違背法律)去追求其背后高昂利潤。這反過來加速了大象的滅絕。

這其中的悖論模式就是:人類出于對某種動物的保護下達保護令——保護令推高該種動物制品在黑市上的價格——高昂價格帶來的高昂利潤,繼而誘使人類違背保護令持續獵殺動物——最終這種動物反而由于保護令的存在,加速了自身種族的瀕危。

在動物保護組織一波又一波的抗議聲浪中,歸真堂從黑熊膽汁中提煉的金膽粉(因顏色金燦而得名)市場價已經超過黃金,每克熊膽粉的價格已在250元人民幣之上。

中西藥之爭

實際上,在“活熊取膽”爭議的背后,更暗藏著中西藥之爭。

熊膽的主要成分是熊去氧膽酸(ursodeoxycholic acid),是一種沒有副作用的安全藥物。可以有效治療肝病,在全世界廣泛用于治療膽結石、原發肝硬化、自身免疫性肝炎、結腸癌等疾病,效果顯著。

目前有熊去氧膽酸的人工合成品,有能力生產者為德國福克藥廠的優思弗(熊去氧膽酸膠囊)和意大利貝斯迪藥廠生產的滔羅特(牛黃熊去氧膽酸膠囊),兩者均為售價昂貴的進口專利藥,優思弗的售價超過220元/盒,滔羅特的售價超過315元/盒。

由于肝膽科疾病在我國屬于大病種,病患者眾多,每年人工合成的熊去氧膽酸膠囊在中國的市場銷售規模在數十億元(國外制藥廠不公開單藥的財務數據,因此未能取得準確的熊去氧膽酸膠囊銷售數據)左右。

相比之下,中醫熊膽粉以天然成分無毒副作用,并且價格更為低廉而廣受肝膽科的臨床應用。

動物保護組織反對聲稱,因為熊膽已經可以人工合成,因此“活熊取膽”已無任何存在的必要性。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從2012年至今,在各種場合堅持自己的觀點:“熊膽入藥尚無替代品。”

陳其廣博士也向經濟觀察報表達了類似的觀點:“熊膽不僅含有熊去氧膽酸,還有其他各類有機成分,更多時候,中藥的療效比較復雜,是多靶點同時發生作用,而且動物藥制品更容易被人體接受。在人工與天然的問題上,你更喜歡吃天然大米,還是轉基因的大米?”

在亞基金網站公布的2012年財務數據中(明細僅有2012年),來自歐洲地區的捐贈占其全部捐贈收入的38.45%(歐洲為熊去氧膽酸的主要生產地),而來自中國(不含香港)以外地區的捐贈收入則達到97%。這意味著,亞基金所有反對中國熊膽入藥的工作資金,其來源主要來自中國以外的地區。這一數據已經折顯出西方世界對中醫的不理解。

盡管有社會大眾的質疑,和來自動物保護基金,以及明星莫文蔚、孫儷和眾多媒體知名人士的呼吁反對,加上動物保護志愿者實地輪番調查,在如此輿論環境之下,歸真堂——這家中國規模最大的熊膽制藥企業仍然頑強的堅持下來,每年的銷售收入也實現增長。

然而關于熊膽入藥的爭斗始終都在繼續。

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與中國中藥協會對熊膽入藥的問題,似乎也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,前者發布報告稱應當逐漸終止熊膽入藥,而中藥協上書表示對此持強烈反對態度。

但是,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是,隨著動物的瀕危和保護,傳統中藥中的虎骨、麝香、犀角已在合法的市場上絕跡。如果熊膽入藥守不住,中藥的核心四大動物藥將全部淪陷。“我們已經從事熊膽制藥近30年,父輩和我們這一輩,都在從事傳統中醫藥,從2011年開始的這場爭斗,已經持續了五年。我們嚴格守法經營,只是堅持中藥能夠治病救人。因為我父親(歸真堂創始人)的癌癥就是熊膽治好的,繼而整個家族開始放棄建材生意,從緬甸買來黑熊,轉而從事熊膽入藥。”歸真堂總經理邱麗萍對經濟觀察報說。

上一篇:康在闡述中醫藥有什么好處 下一篇:習近平:要著力發展養老服務業和老齡產業
一分钟赛车走势怎么看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百度 股票分析师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历史 大盘为什么是上证指数 天吉彩票论坛手机版 k8急速赛车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查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湖南十分快乐一定牛走势图 18luck在线娱乐百家乐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炒股暴富不外乎三种人 云南十一选五五玩法 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2019 七星彩开奖号码 金牛配资网提不了现是吗